Google自动驾驶车专案工程师:我们对无人车的恐惧毫无道理

Google自动驾驶车专案工程师:我们对无人车的恐惧毫无道理

在 Google X 实验室里,工程师们酝酿着改变世界的计划,其中一项就是自动驾驶汽车。与 Google Glass、气球上的网路「
Anthony Levandowski 的「幽灵车神」

第一次大赛中,所有的车辆都表现不佳。最终入围的 15 辆车,没有一辆坚持到 10 英哩,其中 7 辆在一英哩内就倒下了。Levandowski 的幽灵车神同样失败了。它曾在资格赛中战胜了 90 辆汽车,但是在决赛的时候,Levandowski 忘了打开平衡系统,它只跑了三英尺就倒地了。

三个月后,DAPRA 宣布在十月份举办第二场比赛,并且把奖金增加到 200 万美元。在这次比赛中,Sebastian Thrun 带领的史丹佛团队取得了胜利。他们的车辆 Stanley 后来被 Smithsonian 收藏。Levandowski 的幽灵车神在半决赛中被淘汰了。虽然如此,幽灵车神仍然是一个工程上的奇迹,它战胜了 78 辆汽车。两年后,Smithsonian 博物馆将这辆摩托加入了收藏品之中。

加入 Google

2007 年,Thrun 和 Levandowski 都来到了 Google。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帮助街景团队。Levandowski 很快发现,街景中获得的数据,能够使电子地图更加准确,比如街道和出口的名称可以直接从图片中获取,而不必依赖有错漏的政府记录。在随后的两年里,Levandowski 穿梭在印度的 Hyderabad。他的 2000 台数据处理器不断修正着地图。因此,当苹果的地图 app 出问题的时候,Levandowski 知道原因在那里。那时候他的团队已经花费了五年的时间修正地图,每天都会有上百万个修正。

自动驾驶汽车专案本来不在计划之中。Sebastian Thrun 并不认为无人驾驶车辆能够在街道上行驶,因为变数太多了。但是,2008 年 2 月的时候,Levandowski 接到了发现频道「Prototype this!」制片人的电话。这位制片人问他,是否能够做一个自动驾驶的比萨递送车。

在接下来的五週里,Levandowski 和同事们改造了一辆 Prius,并且说服了加州骑警,允许车辆穿越海湾大桥。这是无人驾驶汽车第一次在街道上合法行驶。这是一次成功的演出。不久之后,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让 Thrun 启动无人驾驶汽车专案。

「他们甚至没有提到预算」,Thrun 说,「他们只是问,我需要多少人,如何找到他们。我说,『我知道他们是谁。』」

Thrun 挑选了参与过自动驾驶大赛的技术高手:Chris Urmson 负责软体,Levandowski 负责硬体,Mike Montemerlo 负责电子地图。他还挑选了其它领域的专家:律师、界面设计师等等。每週,都会有几十位 Google 员工参与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,填写使用者调查。

计划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使用了 Levandowski 的披萨送货车,以及史丹佛的开源软体。但是他们很快发现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。P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给团队定下了一个挑战,完成 10 段 100 英哩的路线。团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完成这项挑战。

如今,Google 的自动驾驶汽车已经行驶百万公里,并未出现任何事故。不过,在困难的路况下,仍然需要司机的介入。Thrun 说,如果完全自动驾驶,它只能保证在 5 万英哩内不出现重大事故。

对 Levandowski 来说,自动驾驶汽车专案还有特别的意义。三年前,他的未婚妻 Stefanie Olsen 驾车穿越金门大桥的时候,遭遇了一次事故。当时,前面一辆汽车突然停车,Olsen 紧踩剎车,将车停了下来,却被后面一辆车撞上了。幸运的是,她并没有受伤,腹中的胎儿也安然无恙。

「那次事故根本就不应该发生,」Levandowski 说。如果 Olsen 后面的那辆车是自动驾驶的话,应该能够快速判断情况,紧急剎车的。Google 的汽车行驶更加谨慎,不会跟前面的车辆距离太近。

在 Levandowski 看来,我们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恐惧是没有道理的。「当你製造的车辆比司机更好的时候,让司机开车是不负责任的,」他说,「我们每耽误一年,更多的人就会死去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