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「这音箱真的不是在电影院会出现的东西呀」,萤幕前的男子原本想拍一拍手边的音箱,但又忍不住缩了缩手,碎念一句「值几百万呢还是别碰了」。电影开演前有人在前面拿着麦克风说话,音箱还大剌剌地摆在外头,实在是在电影院难见的景象,事实上,这是我3月20日时在日本的电影院角川CINEMA有楽町观赏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时的一景。说着话的人,是日本的电影导演富田克也,而音箱持有者,还是知名音乐家坂本龙一,这幺多「咖」的名字齐聚一堂,到底是怎幺回事呢?在这看电影,不只是看电影而已,「花样」多得很。

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无需赘述,是台湾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,这部1991年时由杨德昌执导的作品,跨越了荏苒时光也不减震撼人心的力量,很多人都看过,看的「管道」都不太一样,不过在大萤幕上观赏的机率却不是很高。2016年(上映25週年)3月时透过经过修复,发行了4K数位修复版本,11月时在台湾再度重新上映4小时版本,而日本也在今年3月11日于东京数家戏院上映,上映当日还邀请了男主角张震、製片余为彦参与座谈会。

请电影相关的演员、工作人员办宣传活动,是很合理的事,不过我参加的场次,没有张、余两人,而是和同样喜欢这部片的坂本龙一,借来了德国音箱大厂musikelectronicgeithain的监听音箱来作为放映时用,监听音响通常是用在录音室、广播或者是电影製作用,是一种可以精準发出音频的高级器材,平常根本不会用在戏院播放,但这次杀鸡就是硬要用牛刀,所以被称为「极上音响」特别场次。电影放映前,还请来这部作品的粉丝——导演富田克也与电影暨音乐评论家樋口泰人出席,聊聊他们对电影的想法,同时也说明从坂本龙一那借来的音箱,在价格与声音的表现力上多幺珍贵。

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这场的票价比一般贩售的票价要再贵出将近一倍,但凭着「极上」二字与人在外头有机会当然要支持一下国货的概念,自然没有不去的理由,当时票在网路上陷入抢购热潮,我很幸运凑到了热闹,现场亦座无虚席。不过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的内容并非单纯的平铺直叙,背景有太多必须理解的部分,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醍醐味,在一边欣赏时,我却也不免担心,在场的日本观众们,能不能抓到这中间的含义呢?放映结束后,我看见有许多人都在排队,啊对,有「场刊」嘛。

所谓的「场刊」(パンフレット、pamphlet),指的是一种宣传介绍的小册子,里面通常会收录电影剧照、幕后花絮、导演与演员专访等,一本价格约600日圆~900圆(台币约160~250元左右)不等,不只牯岭街,所有的电影不分国内外,都会製作这样一个小册子,不仅可以让人理解很多幕后情报,也可以用来回味剧情。我之前看过一部电影,故事背景设在大阪,角色们都操着关西腔,实在有听没有懂,也是靠着场刊才摸清头绪,还有在台湾也上映过的电影《图书馆战争》,它的场刊中则收录了一个有趣的小「机关」——剧情里以「洋甘菊」为精神象徵,场刊的最后面就有一小块部分,涂上了洋甘菊的香味,虽然没办法附上植物本体,却可以让购买了场刊的观众,多了气味的感知,将电影营造的世界扩增出更多想像空间。有兴趣、想深究的观众,有了一本场刊引入门,自然可以获得更多乐趣。

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角川CINEMA有楽町特别在戏院外陈设了专柜,展示了剧照、海报、新闻报导等电影相关的宣传资料,要仔细看,还得花费不少时间。诸如此类「电影本身」以外的周边讯息,还真的不少。比如到东宝电影公司所属的戏院看电影时,前面会放约10~15分钟左右为观众更新最近即将上映什幺电影、正在製作哪些作品、或是有影展等情报,并非单纯地只是预告轮播,更像是组织过的电影介绍节目。

至于购买力还ok的观众或影迷,还可以选购每部电影推出的周边商品。根据电影的「个性」与「调性」,电影公司都会顺势推出各种不同的周边商品,比如是校园剧作品,可能就会贩卖女主角在剧中使用的吊饰、髮圈、男女主角所用的成对原子笔;以将棋为主的电影《圣的青春》,周边商品不能直接卖棋子,就推出印上棋盘的手帕。有时候,电影的周边商品也会和着名的品牌或卡通人物合作,比如恐怖片《贞子vs伽椰子》就和三丽鸥公司合作,让原本走可爱路线的HelloKitty披上长髮,以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形象印製成钥匙圈、便条纸或贴纸等文具,如此恶搞但也成为Kitty粉丝的特别收藏品。

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有时,电影院或电影公司也会举办一些特殊场次,增加卖点以吸引观众,比如这次的「极上音响场」,或是《贞子vs伽椰子》与《正宗哥吉拉》上映时,都有举办「尖叫场」,也就是观众无须压抑自己,看到紧张害怕之际,就放胆尖叫,觉得热血过瘾时也能放声大笑或拍手鼓掌,使得原本不断被告诫行为不得影响他人、必须静悄悄的电影院,让观众尽情释法情绪,把电影院变成名符其实的纾压场所。

《牯岭街》在日上映花样多窥见日本人看电影有多搞刚

当然,正统的导演、演员座谈会也少不了,从重要演员与导演一字排开的「舞台挨拶」(「挨拶」在日文有打招呼的意思,可以视之为首映时的影迷见面会)、上映后为了冲高票房多家开的导演演员见面会之「大ヒット记念」(ヒット指的是HIT、热门),都是影迷们既可以看见明星本人,又能听见他们本人分享幕后花絮的机会。在日本看电影,对学生来说是个有点奢侈的行为(平常一场电影约1,500日圆~2,000日圆左右,约台币400元~550元左右),以台湾人的衡量标準来说倒是挺贵,但因为有许多周边活动,你有其他选择,可以让看电影这件事不单只是「看电影」而已,让这项玩乐方式更丰富,娱乐事业也更发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