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

你也许知道威士忌有5大产区,但是你知道5大产区各有何迷人之处?世界威士忌的流行趋势如何位移吗?从品味不同产地威士忌的特色风味、体会背后的历史文化,到看懂全球威士忌区域浪潮变化。今晚当你喝着威士忌,别忘了想想,你手中的金黄色液体来自哪里?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5大产区 各领风华
    苏格兰

苏格兰威士忌分成5个产区,不同的地质风土与水源,造就了截然不同的风味;其中最大的群聚地点斯佩赛 Speyside 酒质优雅多元,高地区 High land 则富有强烈厚实的烟燻风味,低地区Low land 甘冽圆融,坎培尔镇 Campbel town 带有盐味与丰润香气,而说到艾雷岛 Islay Island,第一印象绝对是浓厚的烟燻泥煤味。

苏格兰威士忌如今热销全世界,95%的生产量都是销往世界各地,但在17到19世纪却也曾经有过一段黑暗的「地下历史」;当时为了对抗政府的高额税金、躲避税务人员的稽查,私酿业者发展出多元化的蒸馏设备和雪莉酒桶的熟成技法,而迁往人烟罕至的酒厂,则意外地受惠于纯净清冽的山泉水,成就更高品质的威士忌风味。只是苏格兰如今虽然贵为全世界最大威士忌产地,境内125酒厂却有80%都隶属于大型跨国集团,许多属于当年独立酒厂的传统与坚持,可能也只能存在遥想之中了。

代表酒厂:格兰利威、格兰菲迪、百富、麦卡伦、格兰杰、Ardbeg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
    爱尔兰

爱尔兰堪称世界威士忌的鼻祖,产量甚至曾经一度超越苏格兰,拥有超过2000家蒸馏厂,然而现在却只剩下3家,而且都由跨国集团持有,产量甚至比后起之秀的日本还少;关键原因之一,在于19世纪当苏格兰酒厂使用新式蒸馏法和调和式威士忌来扩充全球市场,以固执民族性闻名的爱尔兰人则坚持麦芽原料、使用单式蒸馏器的传统方式,因而在全世界的威士忌市场角逐战中败下阵来。然而时至今日,当单一麦芽重新引领市场,却也为爱尔兰奠定了「高级威士忌」的地位,拥有清淡柔润的风味。而在跨国集团的运作下,近年来的爱尔兰酒厂也出现较多的弹性,陆续推出知名的调和威士忌,在新做法中是否维持原有的调性,就值得爱酒人是细细品味观察了。

代表酒厂:Bushmills, Cooley, Midleton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
    美国

传承自英国移民,早期的美国威士忌使用的是裸麦和小麦;但在18世纪,美国威士忌也同样遭遇到政府把威士忌当成税徵肥羊,许多业者纷纷迁往当时还是法国殖民地的肯德基与田纳西州,也是现今美国最闻名的威士忌产地;美国最具代表性的酒种─以玉米为原料的肯德基波本威士忌,正是当时使用当地盛产穀物而发展出来的产品。

美国穀物威士忌拥有较浓郁的木桶香气,口感也较辛辣粗犷,虽然是全世界第2大产区,但以内销为主,在台湾则更是少见。

代表酒厂:金宾 Jim beam、渥福 Woodford、布雷特 Bulleit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
    加拿大

加拿大的威士忌产业发展期间与穀物原料和美国相近,但製程则别具特色,使用裸麦威士忌和以玉米为原料、连续式蒸馏做成的基础威士忌,放入橡木桶中熟成后进行调合,带来截然不同的清淡花香风味。

加拿大威士忌是全球目前第3大产区,但酒厂多已被美国酒业集团收购,以内销和销往美国为主,在台湾人眼中更是趋近「隐形」的产区。

代表酒厂:加拿大会所 Canadian Club、施格兰 Seagram、科比皇家 Corby Royal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
    日本

日本的威士忌产业从20世纪才开始,由目前两大品牌一甲 Nikka 和三得利 Suntory 的创办人引进苏格兰的製酒技术;与 Nikka 希望重现苏格兰高地威士忌的理念不同,Suntory 则以熟成与未熟成的麦芽威士忌调合,创造出较符合日本人饮食口味、柔顺淡雅的「角瓶」,也是第一款日本国产的调和威士忌。

虽然日本威士忌的产量在100年内快速增长,跃身世界5大威士忌产区之一,主要销售仍在日本国内;不过近年来日本威士忌屡次在国际威士忌竞赛中名列前茅,已经成为国际威士忌令人瞩目的后起之秀,外销金额在近10年内成长了10%,虽然说基数较低,但用「起飞」来形容也不为过,而有着文化和地缘关係的台湾人在这其中更着实「贡献」了不少。

代表酒厂:一甲 Nikka、三得利 Suntory

《特别企划一》全球5大威士忌产区的兴衰荣辱台湾人最爱:英国威士忌独占鳌头

过去几年,苏格兰和日本的高等级威士忌陆续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,尤其是单一桶威士忌,价格年年翻涨;而除了旧世界的5大产区,新兴产区─包括台湾的威士忌也在崛起,以独特风味和创新製程在世界大奖中引领风骚。

英国、日本和美国一直都是台湾人喝最多的威士忌,又以英国威士忌为大宗,而且逐年稳定成长,占比超过9成,和台湾以单一麦芽为主流的威士忌饮用文化有关。

台湾近6年威士忌进口国家前三名国家201220132014201520162016占比英国17,237,42017,127,26019,328,98119,022,15919,618,66193.21%日本676,516699,091854,822899,194901,8924.29%美国146,674121,163128,854161,830297,3751.41%单位:公升 美国进口威士忌来源地前四名国家金额 (美元)英国89,179,377爱尔兰31,489,200加拿大19,284,744日本5,212,147

稍微对比一下台湾和美国主要的进口威士忌来源,不难发现台湾人追逐单一流行的一窝蜂性格,连在品酩强调个性的威士忌时都如出一辙;更有可能,是在习惯「乾杯」的喝酒文化之下,大部分的人根本还来不及品味舌尖上的余韵,就已经一杯又一杯地豪饮下肚。虽然近年来因为台湾人消耗威士忌的惊人数量,让各酒厂开始越来越重视这个小岛的市场,名家调酒师更不吝造访地接踵而来,只是如果调酒师们知道耗费自家心血岁月酿成的液体黄金,竟被台湾人拿来这样牛饮,恐怕也只能心痛地徒呼对牛弹琴吧!

下一次喝威士忌,先别急着人云亦云、随波逐流地选择苏格兰单一纯麦,说不定其他知名产区的威士忌反而更对你的味。